石家庄市园林局

自称菩萨化身 “心灵法门”创办人限入境

  “心灵法门”信徒在卢军宏见面会上跪拜。受访者供图

  自称观音菩萨化身的卢军宏在给“心灵法门”信徒讲“佛法”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心灵法门”信徒对质疑者进行威吓和咒骂。

  信徒念经计数的黄纸被称为“小房子”。

  2000年前后,澳大利亚华侨卢军宏开办“心灵法门”,目前信徒已超过300万人,多为中国籍信徒。

  他自称观音菩萨化身,48个法身可入梦救人。他每年在境外各地举行屡次法会,以佛教的名义公然招收弟子,用祛病、消灾、消业等邪说作为诱饵,最终到达敛财的目标。

  占有关部门泄漏,卢军宏每年通过法会以及设立功德箱、拜师、抛售结缘物品、放生等方式,获取的非法财产高达数亿。

  早在2014年,中国佛教协会曾表现,“心灵法门”固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实践,但对这些内容认识浮浅、应用随便,甚至对佛教的根本概念都进行了曲解,完全不相符佛教教义,呐喊佛教信众自觉抵制“心灵法门”的不良影响,以免受骗上当。

  近日,卢军宏已被有关部门采用限制入境办法。“心灵法门”也被定性为拥有邪教特点的非法组织。

  2015年8月,“心灵法门”信徒梁平帮另一名信徒搬完几箱书之后,忽然倒地猝死。

  43岁的梁平修行“心灵法门”5年。5年来,他每天不到4时就起床,做完念经作业后,在上班前拿着“心灵法门”的书籍,到菜市场、地铁口或人流多的处所发放,是为积功德。

  梁平的死被卢军宏定义为“敛财,邪淫”。

  这让梁平的妻子黄茵接收不了。“敛财,邪淫有损功德,他那么想积功德,怎么会这么做?”

  她查问了丈夫所有银行卡和社交软件聊天记载——没有过剩钱财,和女性来往的信息也没有暧昧的言语,聊天记录都与弘法做功德有关。

  相反,因大批送书“度人”,他们的家庭生活日渐艰苦。

  信徒挽救病重亲人被告知多念经

  6月30日及7月1日,部分原“心灵法门”信徒在上海接受记者采访时,介绍本人加入“心灵法门”的经过。

  黄茵参加“心灵法门”,是因为母亲病重。

  当时母亲患胃癌的消息一下子将她击垮,梁平得知后告诉她,“只有一个方法能够救妈,那就是念经。”

  黄茵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,追随丈夫加入了“心灵法门”的修行。

  她每天念八九个小时经,不再去上班,但依然无济于事。母亲去世后,沉溺于“心灵法门”的她,依旧不停地念经,希望超度母亲升到天上去。

  在母亲去世4个月后,黄茵49岁的姐姐脑动脉瘤出血住院。因梁平“上海共修组”主力的身份,全国的信众都为黄茵姐姐念经,企求治病。

  姐姐终极仍是去世了。亲人的持续分开让黄茵悲哀不已,她打电话给卢军宏,被告诉为了逝去的亲人能到天上去,她还需要念更多经。

  黄茵听了卢军宏的话,在家设了佛台念经。每天按卢军宏所说,定时定点调换鲜花、水果、佛水。

  她还让儿子念经,因为卢军宏说过“小孩子修法门会更有功德,可保其聪慧健康”。

  黄茵与梁平的“夫妻双修”,令其余信徒非常羡慕。许多信徒因爱人或家人反对,导致婚姻不和甚至离婚。

  梁平去世后的49天之内,黄茵每隔7天进行一次放生。2015年到2016年整整一年,她天天在佛台眼前磕108个头,念2遍礼佛。

  第一次磕108个头,黄茵磕了1个多小时,全身虚脱躺在床上,良久才缓过来。

  这一年,黄茵为丈夫念了800张“小房子”,放生了2万条鱼,许愿度100个人修“心灵法门”。

  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“丈夫能到天上去”。

  但今年3月,卢军宏告知她,因为家里烧了纸钱,梁平“从天上掉下来了”。

  这个消息对于黄茵来说,就像是梁平再死了一次。她知道家人并没有为梁平烧纸钱,加上卢军宏此前说梁平的死是因为“敛财,邪淫”。这让黄茵对卢军宏发生了猜忌。

  她第一次在网上查“心灵法门”,搜到大量“心灵法门是邪教”的帖子。此前,卢军宏告诉信众,搜索引擎有鬼,不能在网上搜索法门,也不能看其他佛法,否则会损功德。

  通过搜寻,她还偶尔发现了一个反“心灵法门”的群。当时群里有80多人,她才发现有更多人和她一样对“心灵法门”持有疑惑。这更坚决了她退出“心灵法门”。

  她的退出,遭到了很多信徒的恫吓和诅咒,咒她的儿子会成为孤儿,咒她半年之内会遭横死。

  给黄茵介绍工作的也是一名“心灵法门”信徒,在得知黄茵退出后,该信徒强迫黄茵辞职。

1 2 下一页 1 2 下一页